一个不正经的全员吹

不定期更新的鸽子,混凹凸,忍三和第五,罗小黑……努力要成为沙雕(?
没有CP洁癖算是一个杂食吧?热爱闲聊,不定期在线

呵,这该死的化差异



时隔半年想起来这个坑了,不妨可以去上篇回顾一下


————————————


“小黑这个闷骚主动来找我了!”


 

“四舍五入就是……约会!”


想到这里约瑟夫身边就冒起了粉红泡泡(请自动补脑恋爱番)


甚至心情好到去艾玛小姐那跑去买了几束玫瑰,要知道,


约瑟夫上次没了椅子被迫放血了艾米丽。第二天的第一场游戏,他就见到了化身艾大力的园丁小姐和拿着五彩手电筒打call的克利切以及在一旁劝说但没什么用的艾米丽


在拆他的摄像机,


拆他的摄像机,


他的摄像机,


的摄像机,


摄像机,


像机,


机,


……








!!!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像机!


—————————————————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位机械师说,那天以后约瑟夫貌似有半年多没参加过游戏。即使参加了游戏碰到园丁,失常奉上。


平时也都是只打个招呼,绝对不深入的状态。虽然某位园丁小姐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并重新摆上了上对所有人都有的热情,但某位约老头还是心有余悸。


庄园的大家也对此事乐此不疲


“不过,今天居然来主动买花?咦,有猫腻”来给樱花买肥料的美智子是这么说到。


“不只是猫腻了吧,全庄园的人都知道他对黑无常先生感冒,除了某位傻兮兮的当事人……”


艾玛说到这里的时候故意顿了一下,停了停又接着说。


“只能祝他好运了吧?”艾玛并没有停掉手里的工作,蓝色的蔷薇和满天星的花柄在她的手中,被一条长长的丝带系成一捆。另一只手在花花绿绿的彩纸中摸索着,不一会儿,就包好了花束


“我最爱的艾米莉”她伸出手,温柔的扶摸着花瓣。就好像,温柔的对待她的全世界


美智子并没有说什么,她知道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情。


她就像对他一样,可是啊。不是世界上所有的有情人都会成为眷属,现在想想啊。果然还是自己放不下呢,明明都死了的说,不过自己现在成了这副模样,也便不再会进入轮回,下辈子希望军官先生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呐。但,他们不一样,对感情的执着与期待,终究是那时的自己比拟不来的吧。



“哦,对了。艾玛小姐,今天是几月几日?”美智子在干花堆中找到了一朵樱花,黄色的花蕊缀在花瓣的中间,很新鲜,新鲜倒不真实。


“貌似是,6.7”这边的艾玛已经忙完了手中的工作,踱步到美智子身边。


“哦?端午。”她一边说一边拔下了头上的簪子,那是他送给她的。虽然美智子平时对这只簪子爱护有加,但岁月的侵蚀还是让它掉下漆来。变得刮痕累累,就像他们的爱情一样,分崩离析。


“是的,怎么了吗?”拾起桌上的干花,接过手里的簪子,在线上扯下一根透明的银丝,园丁的手又开始忙碌起来。


“嗯,倒没什么。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日子,谢君和范君给了我们什么吗?”美智子纤细的手指,扯下她刚刚得到的随身物品。这是庄园主赠于的,比原来的簪子好看不少,但在她眼里如同尘土。有些锋利的指甲扯下装饰的珠子,送到园丁的手里去。


“嗯,记得。那个用叶子包好的东西,甜甜的。如果可以的话,还想尝尝”接下艺妓手里的珠子,又顺手拿了几片干的腊梅花瓣。


“那不知艾玛小姐,可否还记得约瑟夫先生加入庄园的时间?”美智子把手里的东西随意一扔,但又无事可做,开始欣赏起花来。


“那您的意思是,约瑟夫先生可能又要白跑一趟咯?”安上最后一颗珠子,一只漂亮又崭新的发簪出现在她手中,清晨阳光折射透过左右摇晃的珠子穿,打在地上。


“大概是喽,不过这次妾身倒是想帮帮忙。起码别让谢君见了笑,不然这路还要艰辛不少”接过崭新的发簪,把它重新别在了的长发上。


“奉劝美智子小姐一声,帮助他人当然好事。但把自己囚禁在当下,不敢向前,就是您的过错了哦”看似关心的话语,实则字字带刺。“我知道您的话中话,‘他’真的值得您留恋至今?”


“值得,其余人等欠了我很多,唯独他没有”美智子并不恼,反而接下了话题“多谢艾…哦,不。是丽莎小姐”提着一袭桃红的和服,美智子鞠躬随后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嗯,”丽莎追上去,把装有肥料的袋子塞到她手中“知道就好。东西,别忘拿了。还有,这个,给你”她扯扯嘴角,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袋子的边上别了一颗麒麟草,美智子笑了笑,“哦,对了。艾米莉小姐拜托我转告您,她想要一支菖蒲”


“菖蒲吗?明白了”她抬头,发现面前的人儿早已离去


“是啊,没了他们的日子估计会比以前幸福快乐许多吧,死都死了,干脆把前事忘尽算了。”美智子这么说着,任由泪在脸上滑落


……


当晚,某只不明不白的快乐老年人正乐颠颠朝着某无常先生家蹦去“好巧不巧”地撞见了美智子


“您好啊,红蝶前辈”


“嗯,您这是要去无常先生们家?”


“是的”


“没别的事了?”


“您,您这是说什么?”


约瑟夫的脸微红了


“没,若是向范君表达心意的话。妾身还是劝您等些日子”


———————


好累呀,我写不动了上面的花名我先解释一下


1.蓝蔷薇配满天星花语:用思念缀满爱,你是我的真爱,我甘愿做你的配角,我要挑逗你、诱惑你、宠爱你、纵容你我要你做我的蓝色精灵,对全世界扬起骄傲的唇角,在爱的天空中翱翔。(请自行带入白沙街疯人院电疗室的彩蛋以及两位小姐的推演、日记)


2.麒麟草:花语为“幸运、幸福”(请自行带入红蝶的身世和推演)


3.菖蒲:花语为①神秘的人②相信者的幸福③婚姻完美(这里可对二三进行自行理解)


    


我是只鸽子


我莫得感情


叫我小黑或者非酋就好

常年在凹凸第五和忍三圈

不定期更新,努力成为一个沙雕写手

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但是脾气不暴躁

喜欢和别人唠嗑没事可以找我闲谈唠嗑呀


什么?校霸他不仅有个弟弟,而且还是个弟控?

   窝不管!我就要写骨科!【错乱】

  有私设,有ooc

   是校园pa

   谢必安和约瑟夫是要好的朋友,范无咎和谢必安并不是兄弟关系!!!(私设注意) ————————————————————         说起约瑟夫啊,欧利蒂斯学院高中部、大学部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校霸。仗着自己家族的势力,在学校里可谓是螃蟹精再世,横着走的那种。


    平时在学校里就热衷于搞事,翻墙逃学、半路翘课、藏老师粉笔……反正吧,只要你能想到的坏事他都干过。连学校都管不了的那种 ,为啥?就因为他兄弟谢必安,人送外号社会你七爷,家里的大半人都混在教育局高层,噫,不敢惹,不敢惹。


    就打个比方吧,你要在学校外招惹了这两位老爷,不要怀疑,骚年。你接下来大半天的时间都会在luc(重症监护室)里度过,如果是在校内的话……请第一时间联系你的家人帮你选一块风水宝地,没救了葬了吧。


   就是这么两位少爷,偏偏在校内校外还粉丝团巨大。谁让人家长的好看学习还好,就闹是腾了点呢(´-ω-`)


    故事的万恶之源是一张从学校论坛流传出来的照片:一个身材高挑的白发短发男人在摸一个只到他腰的男孩子的头。照片很模糊,但勉强看得清白色头发的男人穿的是欧丽蒂丝学院校服,整个学校白色头发的就两个人,短头发的?除了校霸,还有别人吗?等等等,先冷静一下,退出去看一下标题:原来校霸有弟弟(#゚Д゚)   


    !!!       


校霸有一个弟弟(?!!)      


       作为和这位校霸最接近的人,约瑟夫的好兄弟谢必安表示拒绝透露,并表示关于这个问题dang(yue)shi(se)ren(fu)更清楚,向他问是一个很不错的注意 


      马萨卡,七哥!七爸!七爷!我们并不想被拿着刀的约大摁到墙上挫死。


     然鹅,那只是普通学生。对八卦社的我们来说,拿点东西撬开七爷的嘴也不是很难啦,只要要祭出我们八卦社一流机密——七爷,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对伞,特别是油纸伞独有情钟,梦想是收集齐所有花色的油纸伞 。


    噫,是个大工程呀,算为了同学们的求(ba)知(gua)梦。下!血!本!     


        据说,当八卦社准备好伞时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也不知道是哪个可爱的孩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可爱的孩子放的pass,剧当事人回忆几百把放在寝室楼楼下,甚至摆出了爱心的形状。不知情的吃瓜群众还以为是哪个痴情的姑娘向七爷表白,还是个富婆花几千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那种。(后来七爷对外也是这么解释的)


     后来我们社也吃了几个月的泡面(哦这老坛酸菜竟该死的好吃)花了这么多软妹币能换个好消息的吧?


   不      


呵,这该死的谢之大猪蹄子╭(°A°`)╮


      我们是花了这么多软妹币,只换来了三个字——我不说~


      淦!不过这至少能证明七爷是个腹黑了

七爷耍赖怎么办?敢怒不敢言呗(´;︵;`)


弱小。ing


      一切的一切结束在昨天的早习上,约大和谢大还没来时。啊,反正人家成绩又好,后台又硬核他俩迟到什么的,见怪不怪了。但当我苦逼地坐在位置上背单词时,教室的门嘎吱一下开了


      应该是他俩来了。等等,约大和谢大不可能么早来啊,刷的一下抬起头。门口站的是一个黑色及肩短发,穿着小学校服的小男生,两只手扒在门框上只露出半张脸,眼睛雾蒙蒙的时不时地向教室里面眺望。


   “那,那个……哥哥你在吗?”


!!!


a


w


s


l     


     这是什么绝世小奶音?来来来,我来表演一个原地爆炸升天,欧蒂利斯学院上面那朵烟花是我。


     喂喂 我掐了一把坐在我旁边的女生,不仅是我好闺蜜也是八卦社的社长。


    诶,怎么没反应?嘿嘿,等等兄弟坚持住,别挂了。相机呢,先拍照,明天先挂到八卦社墙上去。


       当我反应过来时,坐在前排的裘克已经开始搭讪了   


  “嗨,小家伙。你叫什么呀?”


   “我,我叫范无咎。”


    “裘克,先把人家请进来再说” 哈塔斯在一旁扶额拉起裘克的领子,再确定裘克没有挡住范无咎后,再用力推向一边。


      随后牵着范无咎的手,让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蹲下身问:“小朋友,你说你叫范无咎对吧?”


     男孩低下点了点头


“那你刚刚进来的时候说你是来找哥哥的?”


 “嗯”


  “那,他叫什么?”


   “他叫,叫”


     叫范无咎的男孩正想说出口,却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如蝴蝶双翼的睫毛垂了垂,不语了。却不料眼泪也随之掉下来,砸在他的校服上。


    “哎哎哎,你别哭啊”哈塔斯慌了神 ,他并不擅长哄小孩子。


    “哼,这个时候就要看你丑爷的吧。”


      像是报复,裘克重复了一遍哈塔斯刚刚的动作。


     “小家伙,”裘克伸手敲敲后座要来纸巾递给他“啦,给。”


     “谢谢哥哥”


     “那告诉我你为什要哭呢?”美智子在一旁接了话。


“……  是”


     

像是给男孩解脱似的的,门外传来了声音“喂,小子,找到你哥没有?”两个衣冠不整的人强行闯了进来。


“呜”范无咎往裘克身后躲了躲,愣了一会儿又站了出来。


  “不,不是的,他不是我哥哥。”

 

  “你耍老子吗?”带两个小混混走到他跟前,却被哈塔斯和裘克拦下了“不想遭殃就给老子滚”


  “喂喂喂,人家可是小孩子,干嘛这么凶。”即使在这个时候裘克也不忘欠揍的来上一句


   “碍事,老子今天就告诉你爱管闲事的后果是啥?”


  “奇怪,老谢今天教室里怎么这么吵?”


  “不知道,进去看看?”


    结果两位刚进教室就看到了十分狗血的一幕,裘克接下混混的拳头两人的脸无比贴近或许要在加点玫瑰花瓣再来一个特写的慢镜头


  “噗,裘克。你干啥呢?上演什么浪漫大戏呢?”约瑟夫扶扶下巴


  “哥哥!”


约瑟夫有些差异,看着裘克身后的男孩。


   “怎么了?无咎,你怎么会在这里?


   “艹,约瑟夫你弟被欺负了。看不出来?”默默吐槽地哈&裘。


   “你就是这臭小子他哥?”来自某只不要命的混混

     

   

    “……”


   “怎么不说话了?怕你小爷了?”


听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兄弟一路走好。

     


    那两个混混好像不解气似的,又指着范无咎的鼻子破口大骂。


    “敢在我面前动我弟弟?胆子很大啊~”


     约瑟夫笑吟吟的搭上混混的手臂就是一个过肩摔,顺便还把手掌卸了,手臂折了。至于另一个,也就打个十级伤残。


     毕竟弟弟还在,对吧。


     收拾好两人后,约瑟夫好像还不解气,踢了踢一个混混的头,确定晕了才解气。


     “小黑,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找你麻烦好不好?”这边谢必安早已开始安慰范无咎


     “呜,我早上去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在弄堂里看到的他们。他们堵着我一个年级的同学,我就过去想帮同学解围,他们要强钱,还说要让我把每个星期的零花钱都给他们,不给就要找我的蛮烦。我和老师说了,可老师也不管……”


      范无咎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眼泪也掉的越来越凶。但站在一旁的约瑟夫还是听得很清楚,他蹲下,捧着范无咎的脸说


  “好了好了,不哭了。哥哥已经帮你收拾好他们了,要哥哥送你上学吗?”

    

  “可哥哥这里没问题吗?”


   “我没事啦”


   “嗯,好”


……


我记得当天约大送完弟弟回来,脸都是黑的。中午竟然开始刷刷写退学书了!约大要退学?


不过事实证明我错了,早上我在校门口检查礼仪分时。猜猜我看见了谁?约大!除了开学典礼和休学礼其他日子都不会准时的约大!


偶的法克,是我没睡醒,是我没睡醒,是我没睡醒……


等等,约大后面还更着一个人。马萨卡,这是……无咎啊!awsl!


    “我要送我弟去小学部。分先记下。”


在茫茫乎时我就听清这一句,不过。起码约大有弟弟,还是弟控这点证实了。


从此,约大就经常去小学保(tou)护(kui)他弟。


他弟上初中时,就更恐怖了。巴不得拿记号笔在自己脑门子上写…啊,不对(=_=)是刻!刻!刻上我是弟控四个大字。


对此,谢大表示: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_=)


——————————————————


终于写完了,本来是打算昨晚上发的。(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的说)总之希望观看愉快啦


     


      


      


媳妇最近开始沉迷养身怎么办?急!

*微量杰裘注意

大量ooc

无厘头纯属乱编

肉即是正义

大概是舌尖上的庄园?【bushi】

是我的养生之道没错了

养生方法其实什么都是编的啦

But最后一个是真的啦而且效果不错哦


“小黑最近突然沉迷养身了,好烦啊。”


“那你就跟呗,反正就是什么枸杞泡茶,饭后瑜伽什么的嘛”


“可他真的很过分啦,就这么说吧,这个星期我已经连着吃了七天的绿豆,什么绿豆饭阿?绿豆炒胡萝卜丁啊?最过分的是,今天晚上吃的饺子。”


“那不挺好的吗?你家都注意到给你口味了。”


“好什么呀?猜猜什么馅的?绿豆的!我知道绿豆可以降火,但我天天吃,我……”(约瑟夫含泪凝噎ing。)


“噗,哈哈哈嗝”


对桌的裘克一口把汽水喷了出来,


“所以你就三更半夜的上我家来避难了?”


裘克拉开窗帘,外边漆黑一片。挂钟发出的“喀嚓”令人烦躁,现在是午夜12点。


约瑟夫的脸几乎已经是铁青了,头也不抬就回了个嗯。


但约瑟夫不知道的是,此时裘克心里有一丝窃喜,他和杰克虽然性格大不相同,但都是食肉动物嘛。杰克吃的,确是斯文,但毕竟也是肉啊。


对面那位面色铁青的说他已经快两三个月没见到过肉了,肉都吃不到,更别说酒了。约瑟夫表示,每次匹配到游戏的时候,看到对面求生者桌子上的食物(就假装有肉吧)他有时候还真想过用拜访动作上就顺几块。但好气哦,他约瑟夫是个贵族,要时刻保持优雅,优雅

(而且貌似某人还没有拜访)


“反正我是不想再吃枸杞这些东西了”


约瑟夫瘫坐在椅子上   嗯,如果把椅子改成沙发就足以上演一场葛某人表情包真人秀了


“魂淡啊,我要坚强面对生活”


这可怜的孩子,魂都飘出来了。那个伪绅士呢?让他穿上那个黑不溜秋的衣服,给孩子一个痛快吧


                                                                  ――裘克


“时间不早了,天都快亮了,你家那个要出门找你啦。”


裘克不耐烦地打了个哈欠


“啊,是吗?打扰了”


朝阳把白发老人【bushi】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落叶飘飘。


裘:我有一种他要去赴死的感觉


当然,这是在今天中午以前的想法。


当他看到,站在中药店里买枸杞的约瑟夫时。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约瑟夫我嘻嘻你个大嘻嘻啊!!!老子觉都没睡成,你到头来还站在这里买枸杞。我看你就跟那伪绅士一个德行!!!(杰克:???)








其实这里还有


我们的主人公,少年白发法国贵族集美丽于一身的约淑芬还是有点运气的。


比如说今早,当小黑提出可以适吃肉时,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淑芬儿的激动了。


“那?你想吃什么?”

“我想?我当然想吃你啦”



“滑石、车前草叶、枸杞叶、瞿麦、粳米、葱白。嗯好像差不多了,嗯,再称点枸杞吧。怎么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算了药要紧。”来自一只快乐老年人的独白。


呵,这该死的文化差异〔1〕

如果垂死的家伙突然更新,请不要震惊,也不要害怕。多半是被威胁怕了,喂,说你呢 @埃及公式


天朝领土,东至――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交汇处


西达――新疆帕米尔高原


北到――黑龙江省漠河以北的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


南抵――海南省南沙群岛中的曾母暗沙


邻国14个(没算海邻国)…………


好了,感谢科普君友情演出


――――――――――――


约瑟夫最近很酸,比饭后十个柠檬还酸的那种。众多求生者纷纷表示,匹配到约瑟夫都有一种很重的柠檬味,就连摄像机上都有柠檬味儿的好吗?(请自动脑补)这还好,更过的是一边守尸一边吃柠檬就过分了啊,扑面而来的柠檬味。强烈要求庄园主给约瑟夫扣工资。


而监管者这,只能看见经常坐在你不上满头黑线的他。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裘某表示,真的特别想从大猪蹄子那里抢只雪茄,给这个可怜的孩子套上,让心酸来的更猛烈些吧。【bushi】〔华农:你看这个约瑟夫抑郁了不如……〕


而当事人约瑟夫倒是并没有什么多想,因为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概念:呵,这该死的东西方差异。本来想追小黑这个傲娇就很难,偏偏还要加上地方差异……啊突然好心酸。


明明中国领土这么大,为毛我不能生在他们边上啊?啊啊啊


或者让秦始皇or亚历山大打通也行啊。呵,突然好羡慕隔壁叮当猫有时光相机,我想……不,你不想。


举个栗子,上个月小黑在地府的同事给他寄了一包苦荞茶。这可高兴坏了天天泡在咖啡里的谢必安和范无咎,他们可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对咖啡虽然说不上讨厌,很难接受。于是当天晚上就把泡了。


说巧不巧,那就是约瑟夫打算去表白的一天。刚进院子觉得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好像比平时味道都要重,是一种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好像跟红茶有几分像。约瑟夫边想边推开了门。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对坐着,出于礼节,他们招呼约瑟夫坐下。把刚刚沏好的茶端到他的面前,表面上若无其事甚至还在鞠躬的约瑟夫此时内心正做着的争执


这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玩意儿是什么玩意儿啊,虽然有一股茶香,但还是很奇怪啊。好想爆口粗,不,我是绅士,要冷静,冷静。


你是表面上很风光的约瑟夫端下了的茶,黑白两种地貌是完全没有察觉,还是自顾自的喝着茶。


小黑能喝的,应该我也能喝吧。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约瑟夫,稍稍地抿了一口茶。


我r,好苦,好苦,好苦,好苦……不行,不能丢了面子。不然以后谢必安可不会把他弟弟给我。


好茶,好茶。约瑟夫边说,边品。实际内心上却苦得不行。


瞅着谢必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约瑟夫默默地泪目,值了。


从此以后,约瑟夫再没有碰过苦的东西,虽然他之前养生好像还把苦瓜当饭吃来着……



再举个栗子


前些阵子,小黑约了约瑟夫端午吃粽子去。


媳妇约自己吃顿饭,能不去吗?真的这算不算小黑主动找我约会?啊啊啊,awsl。


于是约瑟夫的身边,仿佛出现了一朵朵小fafa,是骚粉色的那种。


于是当天……





咕咕咕咕咕咕好累啊,我不更了明天吧。

掰掰~